当“语文教学”变成“娪妏嘋敩”……

时间:2015年12月29日信息来源:中国教育报 点击: 【字体:

 

 

 

当“语文教学”变成“娪妏嘋敩”……

资料图片:网上流行的“火星文”

 


当“语文教学”变成“娪妏嘋敩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某网友QQ资料里面稀奇古怪的符号
 

  “看懂火星文,听懂火星语”——日前,记者在网络上发现了一个自称“火星语官方网站”的页面,这十个字是该网站的“口号”。近日,“Orz”等被称作“火星语”的新兴网络表达方式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争议,教育专家认为,这种“奇特语言”的流行,为我国当前的语文教学提出了新课题。

  “火星语”,当“语文教学”成为“娪妏嘋敩”

  “现在上网不懂‘火星语’,就很难和别人沟通,同学们都会在QQ聊天和自己的博客中使用‘火星语’。”今年上小学六年级的王同学说。

  什么是“火星语”?“Orz”近期成为一个曝光率奇高的字母组合,它代表的意思是:五体投地;而“煙錵瓚倣”表示“烟花绽放”,这就是“火星语”。在一名网友的QQ空间中,记者更看到了用“火星语”写作的文章,“ 哭┈゛.並不代表ωǒ.屈服 ヽoo| 退一步....並不象征ωǒ.認輸 -.┈→正如ωǒ.微笑.並不意味ωǒ.快樂∵”。这样的文章并非完全看不懂,但是不熟悉的人看起来则感觉十分不通畅。

  据了解,“火星语”最初流行于日本,后来传入中国台湾地区,台湾的学生根据汉语的文字特点,对火星语进行改良,进而传到内地。而内地的学生,特别是90年代以后的学生,继续将其发扬光大,在网络上广泛使用。火星语主要由符号、繁体字、日文假名、冷僻字等非正规汉字符号组合而成,乍看起来像是乱码或者打错的字,只有仔细揣摩才能明白其意。

  随着“火星语”的日益流行,网络聊天的个性签名和网络日志的写作,充溢着各种不同“门派”的火星语,各种花样繁多的翻译器乃至输入法也不断增多。

  登陆“火星语官方网站”可以看出,其主要内容便是火星语的转化“翻译”系统。一般为简体中文、繁体中文和火星语之间的转换,还附有“每次点‘开始转换’结果都不同”和配有“用户自定义”高级转换功能的“个性签名转换”和“签名美化”功能模块。

  在“火星语官方网站”的各个“翻译”栏目中,记者输入“语文教学”四个字,多次点击后累计出现了“娪妏嘋敩”、“語文敎斈”、“語文教泶”、“峿文教嶨”、“語魰敎泶”和“语文教も学”等多种“火星语”的表述方式。

  “去年开始看见这种挺奇怪的字出现在论坛和QQ签名里,觉得有点像小孩没学会说话时依依呀呀的感觉,好像不好好说话似的,读的时候不流畅。虽然挺好玩,但我从来没想过用这种文字,有点幼稚。”在长春读大学的小美说。

 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使用“火星语”的多数是十几岁不到二十岁的年轻群体,年纪稍大的则表示火星语难以理解,看不懂,甚至认为“火星语”破坏了正常的语言使用规则。

  宽容还是规范,重要的是区分虚拟与现实

  “‘火星语’既然会流行,就有其出现的合理性。所以我们不能完全否定‘火星语’,更不能一棒子打死它。”东北师范大学的教育学博士于海波副教授认为,这些语言是孩子们自创的,会让孩子们产生满足感,他们用起来也比较亲切。

  虽然“火星语”的使用被一些人看作是年轻一代张扬自我、挑战权威的心理表现,但长春大学语言文字研究所所长金海峰表示,这种“火星文”是在生拆、生造字,晦涩难懂不便于交流,更破坏了我们国家的传统符号,是不应提倡的。特别是在今天信息化强度高的时代,如果胡乱造字,很可能引起社会上认识的混乱,对孩子的影响也不好。

  金海峰说:“我们使用语言还是要规范。国家2001年就已立法,即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通用语言文字法》,就是在强调语言要规范。文字规范对于全社会的交流乃至对外交流都意义重大。”

  虽然不提倡使用“火星文”,金海峰还是表示,对于孩子们创造的这种网络语言、网络文字,只要使用适度也是可以的。因为语言是开放的,它相对稳定,如果说一种新创的词语或文字,当大家使用起来都很方便,能普遍接受,那么这个词语就会固定下来,成为新的词汇。

  于海波认为,一些学生喜欢用“火星语”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,但他同时表示,作为新兴事物,“火星语”和其他网络语言积极的一面在于,会使我们的语言变得丰富多彩,让人们通过这些语言,更贴近、了解青少年的生活。

  对此,专家们达成一致的观点是,对于孩子们使用火星语,社会、学校、家长不应放任自流,应该引导孩子使用规范的语言,要能清楚区分网络语言与现实中的语言。

  “毕竟火星语是网络上的语言,也可以说是虚拟世界的语言,它与真实世界中的语言有差别,需要人们在虚拟与真实之间有清楚的区分。所以学生接触和使用火星语应适度,要在懂得现实中规范语言的基础上,适当接触、使用火星语。”于海波说。

  网络语言为语文教学提出新课题?语文教改“在路上”

  “‘火星语’等网络语言的出现是对现有语文教学的一种挑战。”在采访中,教育学、语言学和中学教育工作者普遍这样认为。

  吉林大学文学院的王志老师认为,现在语文教学负担的功能太多,造成了教学目标不是很明确,在选材和方法上也比较刻板等问题。而火星语等新兴网络语言,自由性强,学生在使用时没有束缚,比较随便,不像平常的语文学习受条框限制多,这也是“火星语”受年轻人追捧的一个原因。

  吉林大学附属中学的李春新老师说:“学生们喜欢用‘火星语’,主要还是本着‘好玩’的心态。他们可能觉得这样使用语言自由灵活,也能体现出创新思维。但这很可能会对平时的语言学习产生影响,毕竟孩子们的语言基本功还没有完全打牢。”

  “火星语的出现会对现有的语文教学内容等方面产生一定的干扰,而这其实也说明我们应该促进语文教学进行改革,促进教师教学上的进步。”于海波说。

  对此,李春新老师介绍,语文教学正在进行改革,教材内容中加入了不少时代感强、又贴近学生生活的内容,也是希望借此增强孩子们对语文学习的兴趣。

  李春新说:“现在也有学生会在作文中使用网络语言,或使用网络上那种科幻式的写作方法。对此我们以引导为主,虽然网络世界开阔了学生们的视野,丰富了他们的想象力,但也不能让学生们脱离现实,还是应该让他们在现实世界里,发挥虚拟世界所赋予的那些想象力优势。”

  王志表示,语文教学应向更有启发性、更活泼的方向发展,才能达到更好的教学目的。他表示:“语文教学应是活泼的,开放的,不该是死板的。也不应沿袭自然科学的教学方法,因为两者是截然不同的,不能把语文像自然科学那样量化、标准化,变成单纯的A、B、C、D选项。”

  于海波建议,在语文教学改革的同时,从事语文教学的老师们应该适时、适当了解“火星语”等网络语言,通过举办讲座等教学方式,帮助孩子们及时认清这种语言和现实中语言的区别,从而真正让孩子们认识规范性的语言。(记者 姚湜 常亦殊)

(作者:佚名 编辑:xyjysw)
文章热词:
延伸阅读: